你的位置:多樂網 > 科学 > 桃花社-《紅樓夢》中的詩社

桃花社-《紅樓夢》中的詩社

時間:2022-03-18 03:18瀏覽次數:200
《紅樓夢》中的詩社,原由探春等人籌建,原名海棠詩社,園中絕大部分的小姐媳婦,都是其成員,後解散,但不久又由林黛玉重建,改名桃花社,紅樓夢中很大部分的詩作都與這個詩社有關。

詩社成員

探春、寶釵、寶玉、黛玉、湘雲、李綺、李紈、寶琴(香菱)

詩歌

探春斜陽寒草帶重門,苔翠盈鋪雨後盆。
玉是精神難比潔,雪爲肌骨易銷魂。
芳心一點嬌無力,倩影三更月有痕。
莫謂縞仙能羽化,多情伴我詠黃昏。
寶釵珍重芳姿晝掩門,自攜手甕灌苔盆。
胭脂洗出秋階影,冰雪招來露砌魂。
淡極始知花更豔,愁多焉得玉無痕。
欲償白帝憑清潔,不語婷婷日又昏。
寶玉秋容淺淡映重門,七節攢成雪滿盆。
出浴太真冰作影,捧心西子玉爲魂。
曉風不散愁千點,宿雨還添淚一痕。
獨倚畫欄如有意,清砧怨笛送黃昏.。
黛玉半卷湘簾半掩門,碾冰爲土玉爲盆。
偷來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縷魂。
月窟仙人縫縞袂,秋閨怨女拭啼痕。
嬌羞默默同誰訴,倦倚西風夜已昏。
湘雲其一神仙昨日降都門,種得藍田玉一盆。
自是霜娥偏愛冷,非關倩女亦離魂。
秋陰捧出何方雪,雨漬添來隔宿痕。
卻喜詩人吟不倦,豈令寂寞度朝昏。
其二蘅芷階通蘿薜門,也宜牆角也宜盆。
花因喜潔難尋偶,人爲悲秋易斷魂。
玉燭滴乾風裏淚,晶簾隔破月中痕。
幽情慾向嫦娥訴,無奈虛廊夜色昏.。

菊花詩

憶菊-蘅蕪君悵望西風抱悶思,蓼紅葦白斷腸時。
空籬舊圃秋無跡,瘦月清霜夢有知。
念念心隨歸雁遠,寥寥坐聽晚砧癡。
誰憐我爲黃花病,慰語重陽會有期。
種菊-怡紅公子攜鋤秋圃自移來,籬畔庭前故故栽。
昨夜不期經雨活,今朝猶喜帶霜開。
冷吟秋色詩千首,醉酹寒香酒一杯。
泉溉泥封勤護惜,好知井徑絕塵埃。
供菊-枕霞舊友彈琴酌酒喜堪儔,几案婷婷點綴幽。
隔座香分三徑露,拋書人對一枝秋。
霜清紙帳來新夢,圃冷斜陽憶舊遊。
傲世也因同氣味,春風桃李未淹留。
畫菊-蘅蕪君詩餘戲筆不知狂,豈是丹青費較量。
聚葉潑成千點墨,攢花染出幾痕霜。
淡濃神會風前影,跳脫秋生腕底香。
莫認東籬閒採掇,粘屏聊以慰重陽。
簪菊-蕉下客瓶供籬栽日日忙,折來休認鏡中妝。
長安公子因花癖,彭澤先生是酒狂。
短鬢冷沾三徑露,葛巾香染九秋霜。
高情不入時人眼,拍手憑他笑路旁。
菊夢-瀟湘妃子籬畔秋酣一覺清,和雲伴月不分明。
登仙非慕莊生蝶,憶舊還尋陶令盟。
睡去依依隨雁斷,驚回故故惱蛩鳴。
醒時幽怨同誰訴,衰草寒煙無限情.。
訪菊-怡紅公子閒趁霜晴試一遊,酒杯藥盞莫淹留。
霜前月下誰家種,檻外籬邊何處愁。
蠟屐遠來情得得,冷吟不盡興悠悠。
黃花若解憐詩客,休負今朝掛杖頭。
對菊-枕霞舊友別圃移來貴比金,一叢淺淡一叢深。
蕭疏籬畔科頭坐,清冷香中抱膝吟。
數去更無君傲世,看來惟有我知音。
秋光荏苒休辜負,相對原宜惜寸陰。
詠菊-瀟湘妃子無賴詩魔昏曉侵,繞籬欹石自沉音。
毫端蘊秀臨霜寫,口齒噙香對月吟。
滿紙自憐題素怨,片言誰解訴秋心。
一從陶令平章後,千古高風說到今。
問菊-瀟湘妃子欲訊秋情衆莫知,喃喃負手叩東籬。
孤標傲世偕誰隱,一樣花開爲底遲?圃露庭霜何寂寞,鴻歸蛩病可相思?休言舉世無談者,解語何妨片語時。
菊影-枕霞舊友秋光疊疊復重重,潛度偷移三徑中。
窗隔疏燈描遠近,籬篩破月鎖玲瓏。
寒芳留照魂應駐,霜印傳神夢也空。
珍重暗香休踏碎,憑誰醉眼認朦朧。
殘菊-蕉下客露凝霜重漸傾欹,宴賞才過小雪時。
蒂有餘香金淡泊,枝無全葉翠離披。
半牀落月蛩聲病,萬里寒雲雁陣遲。
明歲秋風知再會,暫時分手莫相思。

詠柳

如夢令-湘雲豈是繡絨殘吐,捲起半簾香霧,纖手自拈來,空使鵑啼燕妒。
且住,且住!莫使春光別去。
[1]西江月-寶琴漢苑零星有限,隋堤點綴無窮。
三春事業付東風,明月梅花一夢。
幾處落紅庭院,誰家香雪簾櫳?江南江北一般同,偏是離人恨重!唐多令-黛玉粉墮百花州,香殘燕子樓。
一團團逐對成逑。
飄泊亦如人命薄,空繾綣,說風流。
草木也知愁,韶華竟白頭!嘆今生誰舍誰收?嫁與東風春不管,憑爾去,忍淹留。
臨江仙-寶釵白玉堂前春解舞,東風捲得均勻。
蜂團蝶陣亂紛紛。
幾曾隨逝水,豈必委芳塵。
萬縷千絲終不改,任他隨聚隨分。
韶華休笑本無根。
好風頻借力,送我上青雲!

聯詩

蘆雪庵爭聯即景詩一夜北風緊,鳳姐開門雪尚飄,入泥憐潔白。
李紈匝地惜瓊瑤,有意榮枯草。
香菱無心飾萎苕,價高村釀熟。
探春年稔府粱饒,葭動灰飛管。
李綺陽回鬥轉杓,寒山已失翠。
李紋凍浦不聞潮,易掛疏枝柳。
岫煙難堆破葉蕉,麝煤融寶鼎。
湘雲綺袖籠金貂,光奪窗前鏡。
寶琴香粘壁上椒,斜風仍故故。
黛玉清夢轉聊聊,何處梅花笛?寶玉誰家碧玉簫?鰲愁坤軸陷。
寶釵龍鬥陣雲銷,野岸回孤棹。
湘雲吟鞭指灞橋,賜裘憐撫戍。
寶琴加絮念徵徭,坳垤審夷險。
湘雲枝柯怕動搖,皚皚輕趁步。
寶釵翦翦舞隨腰.,煮芋成新賞。
黛玉撒鹽是舊謠,葦蓑猶泊釣。
寶玉林斧不聞樵,伏象千峯凸。
寶琴盤蛇一徑遙,花緣經冷聚。
湘雲色豈畏霜凋,深院驚寒雀。
探春空山泣老(梟),階墀隨上下。
岫煙池水任浮漂,照耀臨清曉。
湘雲繽紛入永宵,誠忘三尺冷。
黛玉瑞釋九重焦,僵臥誰相問。
湘雲狂遊客喜招,天機斷縞帶。
寶琴海市失鮫綃。
湘雲寂寞對臺榭。
黛玉清貧懷簞瓢。
湘雲烹茶冰漸沸。
寶琴煮酒葉難燒。
湘雲沒帚山僧掃。
黛玉埋琴稚子挑。
寶琴石樓閒睡鶴。
湘雲錦罽暖親貓。
黛玉月窟翻銀浪。
寶琴霞城隱赤標。
湘雲沁梅香可嚼。
黛玉淋竹醉堪調。
寶釵或溼鴛鴦帶。
寶琴時凝翡翠翹。
湘雲無風仍脈脈。
黛玉不雨亦瀟瀟。
寶琴欲志今朝樂。
李紈憑詩祝舜堯。
李綺

概述

此爲桃花社挑頭之作《桃花行》黛玉桃花簾外東風軟,桃花簾內晨妝懶.簾外桃花簾內人,人與桃花隔不遠.東風有意揭簾櫳,花欲窺人簾不卷.桃花簾外開仍舊,簾中人比桃花瘦。
花解憐人花也愁,隔簾消息風吹透。
風透湘簾花滿庭,庭前春色倍傷情。
閒苔院落門空掩,斜日欄杆人自憑。
憑欄人向東風泣,茜裙偷傍桃花立。
桃花桃葉亂紛紛,花綻新紅葉凝碧。
霧裹煙封一萬株,烘樓照壁紅模糊。
天機燒破鴛鴦錦,春酣欲醒移珊枕。
侍女金盆進水來,香泉影蘸胭脂冷。
胭脂鮮豔何相類,花之顏色人之淚。
若將人淚比桃花,淚自長流花自媚。
淚眼觀花淚易幹,淚乾春盡花憔悴。
憔悴花遮憔悴人,花飛人倦易黃昏。
一聲杜宇春歸盡,寂寞簾櫳空月痕!
友情链接: 71網餓了網神馬網美昌網不加網

多樂網社会科学娱乐文化

Copyright © 2013-2022 多樂網 版權所有